当前位置:主页 > 江西频道 > 华人艺术之家 >

李国伟:执迷书画书法艺术,豪放天地山水之间

发布时间:2014-10-21 15:19 | 来源:香港卫视江西频道
    题记:李国伟,字铁子,别署粟翁,斋号寿鱼。1967年10月出生于山西省武乡县。曾就读于山西艺术学院美术系,学习绘画专业,兼习书法。现为副研究馆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西省青年书法家协会理事。李国伟于书画研习凡三十余年,崇尚中国传统文人画,慕八大、石涛、白石、子庄为师,仍在孜孜不倦学习中,花鸟画为始,常写戏曲人物,兼涉山水。书法从颜鲁公,上追篆隶,力求古法。好摄影喜旅游,在山水间游弋,吸天地之精华。李国伟的爱人一篇情真意切的赞夫文章,给我们撩开了这位艺术痴迷者的面纱---  
    人常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可年到四十,我却逐渐开始对国家发生之大事、身边经历之琐事心存疑惑,譬如新闻报道里的大领导、大干部都缺衣少吃了吗?怎么就贪污受贿啦?平时热情如火、以礼相待的亲戚朋友同事都安居乐业的,怎么忽然愁眉苦脸啦?孔融让梨的事怎么越来越少啦?而唯一不变能让我斩钉截铁地自以为不惑的,只有我的先生寿鱼斋主人李国伟。
    寿鱼斋主人对人、对事、对物数十年如一日,始终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坚持不懈,虽成熟却不事故,虽孤傲却不自负,即使外面风吹雨打,他自岿然不动!于是在这个喧嚣浮躁的年代,作为蓬头垢面的家庭主妇都不安于现状抛弃其本职工作洗衣做饭而夸夸其谈地坐卧不安时,他仍然能不为任何所动,照旧清茶一壶,知己三五,谈笑风生,宁静自如,照旧夜以继日忘乎所以地爱其所爱,为其所为,一切置身世外,无怨无悔。
    我们寿鱼斋主人酷爱写字,是当地著名的书法家。之所以著名,不是他的一字值千金,而是向其索要之人地位不一般,都是些达官显贵。我们的小县城人口本就不多,能坚持写字练书法的更寥寥无几,单是那一摞摞昂贵的宣纸就承担不起,斋主却不以为然,吃饭穿衣可对付,纸质须讲究。故物以稀为贵,便有了名气。知道之人便托人或人托人或托我求之,想挂几幅于庭堂、卧室、办公区墙面,写上几句勉励的话,那龙飞凤舞、气势磅礴的姿态也能凭空增添几分雅色。之所以有点名气,还因是笔多、练的字多。书房的墙上墙下墙里、柜里柜顶柜面,所有犄角旮旯,都摆满了长的短的粗的细的黑的棕的各类毛绒绒的笔和时而密密麻麻时而稀稀疏疏时而大时而小的楷书篆体了。为了取悦得宠,儿子和我外出旅行时都必买几支廉价的笔和几本便宜的帖送之。他每每都头也不抬地笑纳,后继续练之「字」。王羲之的,颜真卿的,柳公权的,陈振濂的,照而抄之;唐朝的诗,宋代的词,古代的现代的名人名言,仿而习之,乐此不疲。最有特征的是那摇头摆手的动作。字是否好看,动作绝对一流。一撇一捺,一上一下,运筹帷幄,似挥洒乾坤。有一次,拿一小"扫把"挥毫时让我帮着砚墨扶纸,人家大笔甩下一顿不动,把目不转晴等待的我吓了一大跳!况且,斋主的字可倒着写,反着写,也可不按笔划顺序写。无论高速路上大标语,还是胡同里的小广告,都能写得入人眼目。因此,不用跑官买官,理所当然地走马上任,戴上了书协副主席、秘书长之类的官帽。
    我们寿鱼斋主人酷爱美术,是出色的绘画家。徐悲鸿画的是马,张大千画的是山水,吴昌硕画的是花卉,寿鱼斋主人闻听其名便知画的是鱼。为了画鱼,几次逼我养鱼。鱼缸里的鱼是死了买,买了死,代代不能相传,最后干脆回老家小河里捉了几条小野鱼养着。鱼虽瘦小丑陋,灰暗无光,但生命力颇强,不用喂鱼食也扑楞楞活了多半年,天气变冷才肚白朝了上。鱼缸也是换了又换,搬家什么都可丢掉,唯有鱼缸在手,即使当下忘记,过后顶风冒雨也得搬来。为了画鱼,不光是养真鱼,还买假鱼。床头椅尾、空中吊的、地下摆的,不是鱼头,即是鱼尾。每年春节都必买鲤鱼跳龙门,墙上的年画也是各种鱼类在庆贺。所以斋主画出的鱼虽然线条优美,但奇形怪状、各式各样。如果仔细观察,鱼并不美,时常鼓着双大眼睛,还满身鱼鳞,远远便嗅到鱼腥味。我曾一度怀疑美人鱼何以得名?斋主的涂鸦便给出回答,让我有点明白,似乎恍然大悟。因为画中的鱼会配之于牡丹、荷花、小孩点缀,心里陡然便想到了富贵、自由、快乐和勇敢。为了年年有魚,斋主废寝忘食,养着画着。其实即使不看鱼不说鱼,只要看到过悬挂在县城广场大戏台中央由斋主一笔一笔勾勒出的伟人毛泽东画像,亦知道其是何等出色了。
    我们寿鱼斋主人酷爱拍照,是优秀的摄影家。为了摄影,半夜就出了门。头顶星辰浑不怕,心中日月皆美景。前几年冬天下了一场暴雪,他和好友借着月光、穿着水鞋 、踩着雪花,豪不犹豫就爬上了板山山顶,秀丽的雪山风光当年就被载入挂历,发放到全国各地,特别是我们武乡的每个单位村庄。斋主擅长随手拍,数码相机不离左右,凡美景、美人、美物都逃不出其眼眶。要知道美景被摧残,定咬牙切齿,怒发冲冠。曾经拍过一棵树,十几个鸟巢,几十只美丽的苍鹭,确实是一处漂亮的自然景观,让人一下子就仿佛回到童年时光,想起枯藤、老树、昏鸦。当深夜驱车拍鸟的罪犯被我严厉审判时,斋主几次三番地徇私情坚决要求严惩不殆。同样是拍,斋主拍出美丽,罪犯拍出丑恶。存在就是合理,合理就是世界,世界就是景象。无论是邻家小儿嬉戏逗闹,还是他乡老人蹒跚穿行,那凶狠的狗,温柔的猫,在斋主眼里都是景象,都有景致,蹲着,趴着,斜着,横着,拍的被拍的从不同角度在"叭、叭、叭"的配乐声中重复着这些姿势。也有收获,博联社搞活动时,曾经有一组乡村孩子们高兴地在路边打篮球的照片赢取奖金一千元,想想齐百石老人五十八岁画的扇面才值白银两元,很是心满意足。手臂一挥,手指一摁,就记录下世界全过程,所拍所摄比书写的回忆录更直观更全面,一颦一笑,一哭一闹,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每个细节,每个眼神,即使话语无法表达,像片也能诠释得真实形象具体,一切不可代替。最近,斋主和友人的摄途又有了新的征程,要踏遍武乡的山山水水,不放过每个乡村的沟沟壑壑岭岭,准备把最自然最古老最民族的农村面貌摄定? ?
    我们寿鱼斋主人酷爱大方,是令人钦佩的慈善家。街头巷尾,只要碰见衣衫褴褛的乞讨者,绝不空手而过,而且出手阔绰,少则几十,多则上百。只要暂时不用或用不着的东西,也可以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一律捐献。尤为典型的故事是分瓜买瓜。天气炎热,酷暑难耐,单位分了二十几颗大西瓜降温补水。斋主取瓜后言道:把瓜送给乡下村里的兄弟姐妹们吧,我们买瓜吃。我连忙点头同意,这不仅仅是大公无私,因为平时捐献的是同情和怜悯,而这次迸发的却是爱心和温暖。如此事件也只有我能和斋主心心相印,灵犀沟通。诸如此类善举,还有东奔西跑、左右逢源、踏破铁鞋为村里争取救助基金、为困难亲友筹措危房补贴金,包括嫁妆彩礼之类的,举不胜举。斋主的慈善还不光是捐钱献物花力气,而且献血。家里献血证好几个了,还每天嚷嚷要继续。亲朋好友即使有个头痛脑热,也一再强调说献献血就好了。儒家讲“仁爱”,佛教讲"慈悲",道教讲"积德",墨家讲"兼爱",寿鱼斋主讲的是"慈善"。
    我们寿鱼斋主人酷爱手机,是勤奋的“科学家”。说科学家有点大,名副其实是手机专家。刚结婚的时候,迫于生计和外债,做了点小买卖,为了便于联系,斋主扛回朋友们淘汰下的一块长方体黑砖。就是凭借那时日日望着天、叉着腰、拽着天线吱唔个不停,终于度过了饥荒,盼来了安康。慢慢地,诺基亚、三星,小米,苹果,品牌越来越多,造型越来越时尚,功能越来越全面,直板的,推拉的,触摸的,一代又一代的,频繁推进,我的手机也跟着日新月异,但都拜斋主所赐。斋主不仅赐我还荐人,直到现如今,与手机店老板还至挚至亲,一个电话,一句飞信,间或一段微信,新型手机便从天而降。小心眼的我曾悄悄追问:当今社会能白白地联系,没个赏?斋主便小眼睛一瞪,射出万道凶光,骂我鼠目寸光。为了让我在来来往往看手机的人面前哑口无言,某日,斋主赠送回扣二份,均为垃圾手机套。因为穿的不是名牌,害得开会时我的苹果手机嘟嘟直叫,惹得旁边人直问啥牌儿手机呀?就这也阻挡不了斋主热衷于研究手机问题的积极性。我不服气地想:卖油翁?!无他,只手熟尔。遂偷偷学了几手,比如下载、复制、粘贴,但治疗黑屏、无声等毛病学不来,还得斋主亲力亲为。经初歩统计,每天向“科学家”挂号就诊者大概五人。
    我们寿鱼斋主人酷爱教育,是严厉的批评家。对于骄傲狂妄的我提出一系列批评意见:思想狭隘、坐井观天、叶公好龙、不食人间烟火、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而后警告批评: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江河不逆小流;最后通告批评:女人四十豆腐渣,别唠叨,甭单纯,要强素质,树形象。对于不学无术的儿子先是纤纤细语,语重心长,而后谆谆教导,晓之以理,动之于情,最终大声咆哮,暴跳如雷,什么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什么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什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什么滴水穿石,功到自然成,直到五讲四美三热爱,最后恨铁不成钢。极其苛刻的教诲让儿子泪眼婆娑,立志发愤读书,誓不走马观花,临时抱佛脚,坚决响应毛主席号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也心悦诚服,五体投地,不敢再冒犯,赶快淡泊明志:不再拜金,不再畏权,不追求享乐,坚决抵制奢糜。
    我们寿鱼斋主人酷爱一切,还是地道的旅行家,一休假便戴个绿帽子背着一身兜翻山越岭去旅行,使全家都有周游世界列国的冲动;我们寿鱼斋主人还是虔诚的篆刻家,林林总总,大章小章,像腊梅缀嵌在字画中耀眼万分;我们寿鱼斋主人还是贪吃的美食家,时常满嘴流油,改良菜谱,炸的著着吃,茄子生着吃? ?
    我的先生寿鱼斋主人就是这么优秀的人!我四十而不惑。业精于勤而荒于嬉,行成于思而毁于随。先生从不嬉戏也从不随便,兴趣爱好广泛且贵能持之以恒, 毫不夸张地说,绝对难以荒废,难以摧毁。如此下去,必大有作为。一刹那间,想起中学时背诵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一段话:"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于我们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说的不是保尔.柯察金,说的就是我的先生寿鱼斋主人。
    我自豪地说:当我回首往事的时候,我不因寿鱼斋主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寿鱼斋主人碌碌无为而羞愧!